搜尋
  • Admin MentalHug

在被刀子嘴劃開心的瞬間,我感受不到你的豆腐心

鄒孟栩 諮商心理師


前言: 最近的幾起社會新聞中,呈現出台灣人在關係中的不滿意容易用嫌棄的酸言酸語表達,說者也許有意或無意,但聽者的心在話出口時被鋒利的語刀狠狠的刺中,瞬間的痛讓人無法思考,無論是心理脆弱還是自卑,那久久無法過去的痛感,引起了厭惡與恨,復仇的想法油然而生。


其實疼痛是生物界最有效的防衛機轉,與生命之存在息息相關,任何在我們身體上出現的疼痛警訊,它以最尖銳的感受,提醒我們注意它的出現,讓身體能做出適當的反應-保護自己。在那痛得當下是很難思考與感受對方刀子嘴下可能存在的關心的。

台灣人的關係中最不缺的就是「嫌棄」。 「嫌棄」代表是厭惡不想接近,表達了不滿意,因為對方沒有達到期待標準而產生的不滿。 嫌棄的話語、口氣在台灣人的生活當中並不陌生,搭配著嫌惡的、凝重的、僵硬的表情,以及聲音低沉、抑或尖銳的話語。

以下的場景是否很熟悉: 老婆說: 「你還在家裡划手機啊! 日子過的很愜意嘛! 也不想想是誰那麼辛苦為這個家付出,我的辛苦誰知道啊!」 老公說: 「你在家一整天,又不用上班,家裡也沒打掃的多乾淨啊! 晚餐也準備的很隨便,你有看看其他的太太多麼認真嗎? 」 父母對孩子說: 「你英文好而已沒什麼了不起吧! 看看你姊姊每一樣都好,你有沒有努力啊!」 以上的對話在我們的身邊多不勝數,很多時候生活裡都就是柴米油鹽醬醋茶的事情, 很多時候婚姻裡也沒有戀愛時的和諧甜蜜,生活中更多的是為雞毛蒜皮的事情,斤斤計較相互嫌棄

, 女人總覺得錢不夠用,總覺得男人賺的少了,總覺得別的男人都賺的很多, 總覺得自己的丈夫對自己關心不夠甚至不聞不問,別人的男人都很紳士體貼。 男人總覺得女人不溫柔像個母老虎,而且還是鑽到錢眼裡的母老虎,總覺得別人的老婆都很溫柔很善解人意。

父母嫌棄孩子不夠努力、不夠優秀。孩子嫌棄父母不夠疼愛、不夠有錢。 生活中我們習慣用相互嫌棄,相互批評表達自己的需求、期待,久而久之關係中的情感矛盾就越來越多,耐心就越來越少,心平氣和聊天聊著聊著就火藥味十足的爆發家庭爭吵,一個指責一個付出太少,一個哭訴自己付出太多犧牲了太多。很多時候,我們需要通過嫌棄對方,來發泄一下期望未達成的失落。華人在失落與悲傷表現具有特殊性,比較傾向迴避悲痛與失落,不容易聚焦於情緒的表達與個人經驗的表達。 (Russell & Yik, 1996),而且傾向於將負面與混亂的情緒,視為個人與家庭的恥辱 (Kleinman & Kleinman, 1985)。

在華人的文化裡面對個人內在的失落與悲傷時我們不習慣甚至沒有經驗學習如何表達自己的情緒與經驗,覺得表達自己是丟臉的,這些情緒與經驗需要被遮掩,傷感底下想要與對方連結,尋求情感慰藉的需求不能明說,所以這樣的需求就轉成了嫌棄與批判的語言,像利劍一般的射中家人們,透過對他們的嫌棄,表達對他們的不滿,讓自己不需要面對內在不舒服的感受與想法。 用嫌棄批判替代表達自身情緒與經驗的模式盛行在華人社會中也許與華人固有的教養文化有很深的關係。余德慧教授(1991)表示,中國父母從「打」的世界裡,反映了愛,親子間的關愛與牽累是同一件事,也是理所當然、心甘情願。對傳統中國父母而言,「愛」子女不是說出來,而是透過「為子女好」的教養行為間接表現出來,此特殊的情感表達方式正也是中國父母情感表達的特色。由此可知中國親子情感世界中,「愛」、「關心」、「照顧」、「罵」、「管」、「教訓」往往是摻雜在一起的。 (王春淑,2007) 在台灣社會與華人社會對於正向情感表達的忽視與不在意, 讓我們的關係變得糾結並充滿抱怨,我們花費許多時間棄嫌著對方的不好,卻不願意花時間去覺察自己的情緒與失落,更不可能將自己的心思釐清後好好的與對方表達,生活中親密的家人與伴侶在心的距離上因嫌棄而拉開了距離,隱藏在嫌惡言語背後的關心,因斷線的關係而沒有傳達。 「並不是結婚之後或生為家人就代表可以所有的難聽話都說盡!」

這句話坦承又警醒的話出自一位心理師的伴侶,即使是在諮商室內充滿同理、溫暖、傾聽的心理師,回到自己的關係中,依然會口出滿是嫌棄的語言,割傷了伴侶的心。可見,這樣的語言習慣多麼習以為常的在日常對話中出沒,而說出口的人習以為常,也不以為意。 William Schutz認為人際關係與溝通是基於人對 愛、歸屬和控制的慾望。 1. 人都有表達和接受愛的慾望。 2. 人都有希望存在於別人團體中的慾望。 3. 人都有希望影響周圍的人與事的慾望。 渴望愛與歸屬、渴望影響周圍的人事物都是基本的慾望,也是在關係互動中存在的重要要素,但如何表達愛、如何透過語言表達自己的期待,就是需要學習的智慧了。「刀子嘴,豆腐心」是形容一個人說話尖銳、刺耳,但其實他的心腸並不壞,出發點也是好的。但鋒利如刀的言語在親密關係中是容易衝突不斷,在人際相處中容易令人敬而遠之。即使出發點是好的、意見是正確的,但由於說話方式不顧及他人的感受,那像豆腐般綿密柔軟的關心也是很難讓人察覺的。



參考資料 : 余德慧(1991)。 中國人的愛與苦 。台北:張老師。 王春淑 ( 2007 )。談中國父母的情感表達行為與親子情感之關係 。家庭教育雙月刊。 Russell, J. A., & Yik, M. S. M. (1996). Emotion among the Chinese. In M. H. Bond (Ed.), The handbook of Chinese psychology (pp. 166-188). Oxford, Englan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Kleinman, A., & Kleinman, J. (1985). Somatization: The interconnections in Chinese society among culture, depressive experiences, and the meanings of pain. In A. Kleinman & B. Good (Eds.), Culture and depression: Studies in anthropology and cross-cultural psychiatry of affect and disorder (pp. 429-490). Berkeley, C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圖片來源: https://photo-ac.com/tw/photo/2192242/討厭人


5 次瀏覽0 則留言